毒死妻儿3人案‧嫌犯验尿录供‧双眼流泪红肿疑哭过

2020-07-19 阅读651 点赞588
毒死妻儿3人案‧嫌犯验尿录供‧双眼流泪红肿疑哭过(砂拉越.诗巫8日讯)警方週一早上安排涉嫌灌煤气毒死妻儿3人的嫌犯验尿,以确定他是否服药或吸毒后杀死妻儿,并且安排他录取口供。期间,记者发现嫌犯眼角泛泪,相信在录口供时哭过。鉴定杀人情况週一早上10时30分,毒品调查组人员到中央警局为嫌犯验尿,当时嫌犯正在二楼一间刑警办事处录取口供。约10分钟验完尿后,嫌犯又带回刑警办事处继续录口供,而毒品调查组把嫌犯的尿液带往警察总部检验。警方按照程序安排嫌犯验尿,以确定嫌犯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杀人,同时也了解嫌犯杀人前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除了安排嫌犯验尿,警方週一也安排嫌犯录取口供,由华裔警官刘威廉为嫌犯录取口供。据了解,警方早上安排嫌犯录口供时,嫌犯曾落泪。他被带往验尿时,记者发现他双眼泛泪红肿,相信曾哭过。疑追债压力铸成大错这起命案的程姓嫌犯是一名清芭承包商,警方初步调查怀疑他欠下350万令吉的债务,包括欠大耳窿债务,近来开始被追债,相信是在倍受压力下铸成大错。熟悉嫌犯的一名友人透露指嫌犯曾在教会活动上分享本身经商失败的经验,并感叹嫌犯可能是因为受不了再次失败而犯下错误。据了解,嫌犯是一名虔诚的教徒,每星期都去教会做礼拜,家中也常有聚会。5遗书交警官确认警方在案发的半独立屋找到5封疑是遗书的信件,已交由政治部一名华裔警官确认。警方週日下午押嫌犯重返发生3尸命案的现场调查,在底楼的书房找到5封信件。有关信件以中文书写,置放在书房的书桌上。警方不排除有关信件是遗书,因此带回警局做进一步确认与调查。诗巫重案组主任兼高级调查官杨俊贤助理警监已把有关信件交给政治部,由政治部一名华裔警官确认是不是遗书。如果是遗书,警方将安排专人鉴定遗书的笔迹是否属于嫌犯,还是嫌犯妻子或他人所写。嫌犯买煤气时无异样男嫌犯在案发当天(5日)曾独自到杂物店买了两桶煤气。据了解,他当时神情自若,并无异样。杂货店东主受询时指出,嫌犯是生客,他不认识嫌犯,当天嫌犯前往购买煤气时,跟一般顾客一样,没有任何异样。“我记得他表情淡定,没甚幺特别,所以我也没特别留意他。”另外,高原山庄一咖啡店的东主透露,嫌犯每週日独自去教会做礼拜后,就会到咖啡店用餐。印象中,嫌犯是个穿着整齐及彬彬有礼的好人,用餐之后都会打包食物给家人享用。农药店主:调阅电眼未见嫌犯涉及毒死妻儿3人的嫌犯落网后曾向警方透露,他杀了3名至亲后驾车到新珠安一间农药店购买除草剂后企图自杀。不过,该农药店负责人週一早受访时透露,他们曾调阅闭路电视的画面,并没有看到嫌犯光顾农药店。嫌犯告诉警方他买农药的地点,所以警方週日下午带他到有关农药店调查,但因农药店在週日休业,警员只在店外拍照即离开。农药店里外都装有闭路电视。记者週一早上11时到农药店了解情况,最初负责人告诉记者未调阅闭路电视画面,不确定嫌犯在事发当天是否曾来过。不过,为了确定嫌犯有没有来过,农药店负责人过后重看数次闭路电视的画面,直至下午1时半,他指5日一整天营业的录影都没有见到嫌犯出现。农药店负责人也感到奇怪,闭路电视画面里既然没有看到嫌犯,为何嫌犯会对警方说是在他的农药店购买农药。负责人说,由于接近农民耕种的季节,最近顾客比平常多,他们并没有留意嫌犯是否曾来光顾,但印象中是没有。“平常如果是农民来光顾,我们一眼就会看出,不是农民的话,我们就会先问他们买农药的目的,或进行记录。”剖验报告证实窒息亡法医剖验证实,疑遭至亲灌煤气毒死的母子,即林咏橗和幼子程顺盛(译音)都是窒息而亡。14岁的程顺爱颈部有被勒的痕迹。週一的剖验程序是由来自古晋的法医查米尔操刀,一名医药助理及两名医务助理从旁协助。根据初步的剖验报告,林咏橗是窒息身亡,另外她的左头部和面部充血有红点。幼子程顺盛(译音)也是因窒息而毙命。法医也在额头发现瘀伤,头也有伤痕;程顺爱则是颈部有勒痕及红斑,面部充血及有红点。目前,初步的剖验报告没有说明3名死者是否因为吸入过量的煤气而丧命。週一的解剖是于上午11时15分开始,至下午1时45分结束,全程两个半小时。林咏橗的长兄林唐荣及嫌犯的哥哥程氏週一早也到医院太平间了解情况。3名死者遗体是由林唐荣确认。警:不排除夫妻合谋诗巫警区主任沙菲益助理总监证实,警方不排除嫌犯与妻子合谋,计划杀死子女后再自杀。不过,他希望公众不要乱猜测和散播谎言,“目前我听闻很多人说嫌犯因无力偿还债务而杀死全家,这些都需要查证。”他指出,警方是根据嫌犯的口供做出“嫌犯与妻子合谋”的推断,但仍需进一步调查。警方将从各个角度调查,其中一个角度就是嫌犯已逝的妻子是否和嫌犯合谋。“嫌犯落网后很配合,把事发过程都告诉警方,协助警方调查。”嫌犯要求出席妻儿葬礼这起命案中的母子3人将于週四早上在诗巫医院太平间出殡。警方消息指出,程姓嫌犯落网隔天曾要求警方让他出席妻儿的葬礼,但警方目前还在考虑嫌犯的要求。此外,命案幸存者程峋钛或于週二获准出院。3死者遗体週一进行解剖,仅死者林咏橗的长兄林唐荣和程姓嫌犯的一名哥哥到场了解解剖程序。记者尝试向林程两家的兄长了解一些有关3名死者和嫌犯的情况,但两人皆不愿发表谈话。家属拒发表谈话他们见到记者拍摄他们和警方人员交谈时,并未刻意回避,也没有出声阻止。两人在解剖程序开始前,由警方人员传召进入解剖室,并由林唐荣负责确认3名死者的身份。他们在解剖开始后不久,即离开医院。据了解,3名死者的后事已交给殡葬业者处理,他们将葬在刘忠基墓园,墓地位于去年被杀害的林唐福一家三代四口的隔邻。‧2013.07.08